连卖淫女都瞧不起我们

2020-01-27 16:30

老郑回忆,2011年5月的一天,他在路上碰到一个昔日的毒友。“听说你戒毒了,我也早戒了。”毒友请他到一个酒吧的包厢里聊天,聊天的过程中,毒友不断请男男女女的朋友过去聚会。

厦门司法强制戒毒所的民警,对“陪溜妹”这一群体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深度调查,揭秘“陪溜妹”的手段和危害。

以冰毒为例,对人的中枢神经有极大的破坏,经常吸食冰毒的人,会出现类似精神分裂症的症状,有严重的妄想和幻觉,产生杀人、伤人、自伤、自残案件。

不久,有人在现场溜起冰毒,互相挑逗。“我以前吸食的是海洛因,对冰毒也略知一二,看到这种场景后我要离开。”老郑说。

此时,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孩子吸着冰毒骗他:“这种东西不会上瘾,吸了以后还会提起精神,干活也有劲,以前完不成的工作现在也能完成,可以试一试的。”他的毒友也在旁边怂恿。

而“陪溜妹”为了发展买毒对象,一般会在各种特定场所,物色发展对象,用性挑逗引诱对方,自己吸毒,和对方发生性关系。“一般人难以抵御这么强大的诱惑,很多人掉进‘陪溜妹’的陷阱。”老郑感慨说。

那次之后,老郑一发不可收拾,两年时间,花光家中近70万元的积蓄。经常五六天不睡觉、不回家,和毒友、“陪溜妹”混在一起。

周某,大学本科毕业,家境贫困,听人说陪溜的价钱高,便钻营如何侍候客人溜冰等技巧,负责侍候客人吸食和性交,自己一口没溜。因她会说三国的外语,还经常接待老外。

而“陪溜妹”的存在,不仅危害了她们自身,还扩大了吸毒人群、危害他人,用性刺激和毒品,严重损害精神和身体。

他的毒瘾越来越深,今年初,他在家吸食完冰毒后,出现严重幻觉,怀疑家里被人安了很多监控探头,满屋子找不到,万分紧张恐惧,觉得必须把房子烧掉才能逃脱。

有的是群体吸毒,聚众淫乱。一些冰毒贩,有固定或不固定的吸毒场所,提供给吸毒人员吸食毒品和从事淫乱活动。吸毒人员李某介绍,曾在一个吸食冰毒的朋友带领下,参加吸毒淫乱派对,叫了三个“陪溜妹”作陪,疯狂淫乱,不堪入目。

为了留住客人、引诱更多人,“陪溜妹”花样百出,用强烈的性刺激,使吸毒人员深陷其中,不可自拔。最后的结果是严重损害身体、破坏家庭、危害社会。

按“陪溜妹”自己的话来说:“吸了冰毒的女人,就不是一个人了,毫无羞耻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连卖淫女都瞧不起我们。”

有的是老公要求老婆从事陪溜。嘟嘟,江西人,老公染上冰毒,把她也拖下水,怂恿她出去陪溜,有时她把客人带回住处。

美女一边挑逗,一边为他装好吸毒工具,递到了他的鼻子边。“我经不住那女孩子的挑逗和诱惑,吸起来了。”老郑说,在那女孩子的引诱下,他和她发生了关系。

大部分“陪溜妹”是为了钱。比如小萍,福建漳浦人,问题女孩,从老家出来后,先接触摇头丸、k粉,后溜上冰毒,租了一处套房,揽男性毒友溜冰,提供性服务,又招了五六个女孩子帮她做事。

事后老郑才知,那个女孩就是“陪溜妹”。一些贩毒人员为了销售冰毒,豢养了一些吸食冰毒的女孩,要他们通过陪吸的方式,去发展购买冰毒的人员。

司法戒毒所民警提醒,毒品危害社会,应警惕毒友、“陪溜妹”群体,珍爱生命。

这同样是条悲剧之路。星星,15岁时被一毒贩诱奸染上毒瘾,后天天吸食冰毒和麻古,毒贩联系客人让她接客。2012年,她怀孕生下一孩子,不知父亲是谁,18岁时吸毒过量,产生幻觉坠楼身亡。

有的是一对一的色情活动,比如陈某,曾和“陪溜妹”淫乱十几个小时不睡觉,对身体的伤害极大。

有的是为了获得毒品和性。小伊,26岁,追求时尚,溜完冰后会产生强烈的性幻想和性渴望,陪溜不在乎客人给多少钱。

他打开家里的管道煤气,准备了打火机,要点火烧房子,家人吓得赶紧逃离,并通知邻居们赶快撤离。民警们赶到时,满屋煤气味,他拿着打火机坐在客厅,吸毒工具放在桌上。